香港赛马会速势系统
?

張貓的詩

2019-03-14 11:03:26 西湖 2019年2期

張貓

陪父親散步

晚飯后,夜垂下來

父親習慣去河邊散步

盡管飯前的爭論

依然像牛羊的嘴,緩慢地

吞咽著細節的部分

即使這樣

我還是突然想陪他走走

燈火很黑,馬鈴薯地里

白色的小花浮在月光下

新修的建筑物和樹

有許多相似之處

父親始終一言不發

只有河水嘩嘩淌過

隱墻

煙囪不是你的

陰天也不是,你站在樓下

看人行善和作惡

為一堵墻的肅穆,奔波了

幾個冬天。這樣的白天和夜晚

在你肉體上,常常來往

你幻想著,疼痛和不安消失

喉嚨里的砂紙打磨出干燥的時間

其后,語焉不詳

你把灰銀色的馬,拴在

不可能的地方

斜坡狀的光線之上

巖石和星空,花朵和露珠

都像安撫,我們不必感到自責

人群中,總要承受失去的危險

這些年,執意隱瞞的悲苦

它擱淺著,你停下來

讓一只鳥代替自己思念

除了喂養,也便徒增了

記憶的味道

如果還想延續什么

你看,這世間的萬物

全被盛在杯中

八月

雨中出現黃昏的影子

葡萄樹葉子滴著水

倒映出藍色的小蛤蟆

我閉上眼睛夢見一條河

向上的日子多么安靜

陽光飄浮著,時間一秒一秒從身上游過

八月,樓下的胖子

開始敝帚自珍,懂得節制

知曉在運動中消解孤獨的重量

遙遠的詩人啊!寄來黎明

拆掉距離的墻,我們席地而坐

把故鄉拋在一邊

把荒誕拋在一邊

就像走了很長的路,終于可以

躺下來看看藍天

把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想一遍

然后,心里空空蕩蕩

有一些細致入微的疼

這個下午尚未成形

但唯一可知的是

我的身體

在床邊

與孤山對坐

昏黃的光線散落

似乎從來沒有一個人望過我

那么久

野薄荷

最大的花盆空出來了

我該,種些什么

晨光鋪開房屋

虛無的種子,懸在空中

無人所見

我想起前些日子

河邊,路過的野薄荷

鋸齒狀細小的葉片

瘦弱田埂,與星星

和月光一起上升

它們簇擁著,離開河岸

微小的逃脫

站在廚房中央

我知道

鹽罐放在哪里

醬油還剩多少

冰箱里很安靜的時候

綠筍不會停止生長

一根嫩芽從洋蔥里爬出來

伸個懶腰

我相信

某種存在

正與我發生確切的關系

不太遙遠的,曾經

結過一個

小而堅硬的果實

這個世界不好,我們再造一個

我看見

自己的身體

形狀曲折

無序的憂傷

排列成行

白天沉睡

夜晚蘇醒

我嘲笑她的荒蕪

罵她、蔑視她

而她只是沉默

彎腰將我抱在懷里

這個世界不好,我們再造一個

被困住的人

一座記憶緩慢流走的城市

陽光推開了向北的云

河流躺著,叢林向上

新修的水庫跟不上櫻桃腐爛的速度

成群的山羊等待脫貧

有人抱之以泉,或以粗鹽引誘

彼岸曾有花園,和光

哪怕將畜欄建在懸崖

請不要相信聚眾叫囂的人

一個聲音,常被另一個聲音所傷

一些名字終在路上

你反復提及

像給死去的花,每天澆水

沿著弧形說話

在一塊空地上站得久了

這塊空地,仿佛就是我的了

我的鋒芒,移植到腳下

腳下,便長出

蕁麻和黑麥草

我不屑,與草芥為伍

即使深陷碎石

泥土中

仍舊埋著天空

空房間

你該來看看

清晨,我和黃昏坐在一起

露水打濕了陽臺

藍色,顯現出巨大的空

就像風吹瓶口的聲音

從北向南,逆流而下

滇南的鐵軌上,有人,命懸一線

從城東到城西,坑道分離

灼熱,帶著火星的碎屑

沒有什么話可說

是灰塵,就走灰塵的路

你看到我的沉默

如刀,因為自由像奴隸一樣赤貧

電線可以做到四分五裂

我可以五谷不分

而你,只能攥緊

鵝黃的光,透過指縫

沿銹蝕的鐵軌,小心翼翼地移動

所有讓你感興趣的東西

保持著,相同的體制

當你的雙手,從我身體的平面離去

你該來看看我,聽一聽

雨珠滾落棕櫚葉的聲音

我的隔壁,被月光所傷

蒴果裂開,一些人的名字紛紛落下

我從出生以前就開始醞釀死亡

用真實虛構,行為可疑

體內的河岸爭相沉沒

寫詩有什么意義

你該來看看,多年的執拗

讓我的一只眼睛已熄滅

下午三點談起新的戰爭

超市貨架像軍隊般整齊

秘密的圓周之外

我推開一扇,不通向

任何地方

的門

陰天有陰天的靈魂

你該來看看我

一盞活著的吊扇,灰色時期

常見的大霧和磚墻

在陰影里涂寫

濃煙來不及打結

我,更皺了

在另一個

并不存在的房間

?
香港赛马会速势系统 北京pk10走势图长龙 2016江西时时彩重复 3d开机号 公司用几百台手机怎么赚钱 河南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股票配资论坛ぴ杨方配资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 超级大乐透开奖规则 围棋十大名局 足球指数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