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赛马会速势系统

冬日私语(十一首) ???? ????

2019-03-15 06:32:38 ?#20132;?019年2期

谷禾

冬日私语

“不!不是这样——”凌乱

的桌子,椅子。阳光拂拽窗帘

弥漫的茶香,面包,牛奶

灯塔熄灭在地底。野草莓的

鲜红嘴唇,风吹过天空中的羊群

另一个世界在诞生……生活的透明杯子

你要哪一个?辨证法

纠结在喉咙里。我听见一个声音

说,“是的,?#37326;?#23427;的艰难……”

另一个夜晚,我们走过街区

从不同窗子亮起的灯光,交织,错落

虚寂里传来一声尖叫,恍若旋流

我们停下?#31169;?#27493;,接下来却不见什么发生

惊飞的鸟儿,忽扇着翅膀

消失于黑暗天空深处,星群斗转

街区并不因此侧反,或折回

道路的藤萝一直蔓延开去。

独自在家的日子,我想起乡下的父母

时间一点点耗损着他们

把他们变成了汪着雨水的枯枝

死亡在可见的前边招手,他们的身体

互相依靠?#29275;?#25269;抗?#20013;?#30340;风吹。

孩子们住去了城市不同方向——

从我身上逸出的枝柯,已长成了新树

“云朵在天空聚散,时而低垂下来……”

?#36335;?#19968;伸手,就可抓住它空无的存在

在?#21364;?#26143;星的暮晚,鸽子以灰烬

的形式升上天空,又化身一阵雨

砸向窗外合拢的黑暗。北运河冰面的

反光,?#26007;?#19968;样落在我的?#25104;稀?/p>

落在身上的雪

落在身上的雪

把我变成另一个人,变成雪人

像生命的痛苦把我变成痛苦的人

它忘了我已习惯了痛苦

它忘了这世上还有更多快乐的人

他们从不同的屋子里

看这些雪落下来

落在屋子与屋子,道路与道路

山河与山?#21448;?#38388;

把世界变成雪世界

走在雪中的人,变成了一样的雪人

走哪儿都一身雪,好像这些人

一直是雪的一部分

推一块石?#39134;?#23665;

推一块石?#39134;?#23665;,它有了

山的高度。反复推一块石?#39134;?#23665;

你也生出西绪弗斯的影子

更多石头从不同方向

自己上山,攀登你留下的路

你化成另一块石头,也可变鸟儿

一路跟随它。用风的鞭子

抽打,不许它停下来。那么多石头

每一块都是崚嶒的谜

它怎么?#21561;?#36825;儿?或继续赶往高处

你藏匿进去,成为更大的谜

——你来回答?#37326;桑?#23427;身体里的

灯盏,向下的流水

寶蓝色苍穹,寒冷而宁静

千百年迎风站立后,又突?#29615;?#20986;去

碎成更多的石头

融化在泪水里,沉入蝴蝶的睡眠

相向的石头擦身飞过

那锋利的?#24403;В?#36856;溅出火花

是怒绽的黑暗在叫喊吗?

被惊动的孩子睁开眼,另一块石头

恰好从月亮上漂过

他看见它背后,绵延的踊跃群山——

借着暗弱的光,可以辨认

星星的元素周期表

以及它内部沉淀的,亡灵的证词。

白色旅馆

白色旅馆和群山在晃动。

——[英]D.M.?#26032;?#26031;

在某一个城市的中心

它的白色,不单是一种颜色

从大堂里射出的晕黄光线

照亮雨中的车子和人形

被忽略的雨和阳光,沿着沥青路面

流入铁制下?#21069;?#19979;的暗沟。

——显而易见的,人们选择留宿这儿

不是因为白色的想象力

或隐藏在树叶丛中的,雨的声像学

秘密在旅馆本身,当你一次次住进去

它有?#31169;?#20110;呼吸的信任感

入冬之后,如果遭遇一场意外的雪

它将构成一篇童话的开头

“白色旅馆和群山在晃动……”你写下的

?#20013;?#25991;字,也是它的一部分。

你和他进入?#32771;洌?#38376;从身后自动关上

自动亮起的灯光,更适于入睡

做爱,或审视镜子里

陌生的脸孔:“……你是谁——”

每一个?#32771;?#37324;,都飘弥着老?#38752;?#30340;体味

作为?#32771;?#30340;一部分

折叠起前一个完整的夜晚

?#29992;?#30340;白色,拒绝一切无所适从的人。

早?#26680;?/p>

一万亩露水的消?#29275;?#28304;自

更盛大的黑暗,在黎明之前

养育的泥土,颠荡着星空的波纹

麦子招摇的火焰,从枯草

的困顿里举起来,?#36335;?#25581;竿的起义者

旷野在掰开裂隙,大地不再完整。

?#35789;?#30340;事

我干了三十年,还不能说

洞悉了它的秘密。“每个汉字

都是?#19995;?#21644;发明……”?#36335;?#19968;个木工

身体里装满了锯子,尺子,刨子

墨斗,斧头,凿子,面对一块大?#40092;?/p>

又生出狮子坐拥群山的空虚

我不停地?#30171;?#35789;语,砸出迸溅的花火

以个人的经验,重新为事物命名

其实我更想做一银匠,一生打一把银锁子

?#36879;?#21453;复梦见的人。?#19968;?#36807;了天命

愿后半生专注于此,去茫茫人海?#19994;?#22905;……

雾中人

也是霾中人,透明人,无形人

在聚拢的窒息里,你看不见他们

看不见口罩后的眼睛,浓重的鼻息

却不可以诗去抚慰,更不说爱

?#20992;?#30340;街道,鱼贯卷入地铁的人形

在孤独和忧愤之间,戏谑与调侃

也必须接受?#28304;?#30340;?#21040;搿?#20182;弯折的双肩

承载了这世界的重负……蛮横冲撞

的喘息,破碎脸孔一晃而过,呼啸着

驶入地底的黑暗。雾霾又?#20998;?#32780;来——

宋朝来信

一路走过千山万水

它带上了草木的气息

使者的体温和汗味

因为途中的一次变故

它遇上了匪患,信封之内

那些文字,惊惶,无助

毫无疑问的,一次次

想到了死,火焰的舔舐

浸渍的水,被黑暗的胃分解。

星期一,我坐于窗前

看窗外楼群如群?#21483;?#28044;

雾霾下的绿植,比雪更虚无

一群疾飞的渡鸦,在冷冽

空气中,模拟时空穿越

当灯光安静下来,纸的喘息

分外刺耳,你的?#20013;?#20307;

如?#33795;?#19978;的燕子,带来天空

离散和挣扎的云朵

用一首詩或一则传奇去呈现

是不够的,虚构的瘦马

颤抖着筋骨,孤独地走来——

你用宣纸述说的一切

不外乎孤单岁月的回忆

它模糊,不指向未来某一日

寒流的?#31378;?#22914;不同时代的爱

我的痛惜在于,以前从未

留意山水间,那更多消失的驿站。

悲伤的椅子

?#24433;?#36793;渔火,再一次

照亮小部分的水。大部分

没入管道的黑。塔吊

从远处窥见水中干渴的倒影

眨眼儿又走失于无形。

远行者止步于自我的怀疑

堤岸泥泞,鸟鸣搁浅在枝头

从密?#35328;?#30340;叶子下,紫色浆果

旋转着身体里撕咬的野兽

——它不甘于就此沉论。让“死”

活下去吧……”这一会儿

他揪紧了鸣镝的耳朵,看见

更多心碎的人,颠覆了一把旧椅子

的完整性……从空荡

的屋子中央,风的行刑队

围拢过来,光影带动一地落叶

从椅子下?#21009;冢?#32763;滚。

江水谣

江水在月光下喘息

像一个人捶击他的?#20113;?/p>

小舢板颠簸冲向浪尖

又跌入湍?#21464;?#28065;

细草起伏,而不折断

兀鹰扼紧天空,星星的

碎片从水底翻腾出来

逝者的臂膀,卷起月光的

白布,他裹紧了自己——

江水运送他去大海上

群?#21483;?#28044;,八千里一路相随

蟋蟀颂

蟋蟀的鸣叫破窗而入

悲秋的锯子

咬入失眠者的漫漫长夜

也是活的馈赠

鸣叫声密集,如暴雨击穿翅羽

却没有一滴光,沾染上漂泊的银杏叶子

哦,不要寻觅它颤栗的宫阙

蟋蟀突然噤声,寂?#19981;?#33633;你的脚步

……它有通灵术,知晓你

的所有秘密,一次次从漆黑里摸到你

囚笼和饥饿,养育了

它的剽悍——扑过去,迎面?#26053;?#19968;击

没有人为一只蟋蟀老去

而流泪。它的死

轻于它的鸣叫……黑夜散尽的荒芜

顽劣少年在午后捉到过它

——草丛里的王

要俯下身子,才窥见它的辽阔疆土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鸣叫在掏空它

黑暗中透明的?#24688;!?#32780;诗不是

孤独的孩子。破窗而入的蟋蟀,还在鸣叫……”

?
香港赛马会速势系统 1234彩票游戏 福建快3结果查询 开元棋牌官网app官网 重庆时时彩平台 江西新时时彩中奖秘籍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000060股票行情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中奖号码 中国体育彩票投注站靠什么赚钱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